吸血鬼不是魅魔住手禽兽放着我来

      王二楞子依旧很楞,他只听泰山将军一个人的话,对于其他人,即便是大汉皇ع帝뭺陛下,也没有放在眼里。

      曼 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并没有降罪,而是以德㽕报怨,和蔼可亲地与无敌战士王巨人切磋武艺,主要是研究箭酚法,主要方式就是把英勇无畏的王巨人绑在一个木桩上,발放了个杏在他的头顶,小皇帝站在三十步开外开弓放箭。

      那个杏非常之小,即便是箭法超群的皇帝陛下也不是每次都能射凯中,皇帝开了几十次弓,有一箭擦着目标즪的脖颈飞跐过妣,留下一条血痕,还有一箭射中了目标的草鞋,箭头插入王巨人两个脚趾之间的泥地上,其余的箭都偏出甚远。

      王二楞子觉得肯定不是因为自己脚趾间距过大,而是皇帝陛下过于仁慈,手㧒下留情,才故意偏得这么精准。他一时间万分感激,竟至于涕泪并流,痛哭失声,总之一向流血不流泪的泰山第一猛将很崩溃。

      班登却说,王巨人是受不了持续ฃ不断的精㛩神刺激,才当场失态。毕竟在一ኇ个时辰的时间里被一直瞄准着,一箭又一箭不断朝自己飞来,不知道哪一箭射中自己哪个部位,这种持续的精神压力不是正常人能承受得了的。

      小皇帝严厉斥责了班登,因为这种说法不只是污辱了无뺐敌战将王巨人本人,也是对全体坚强勇敢的郤赤眉将士的污辱。

      总而言之,经硥过一个时辰亲切友好的箭术交流活动,王巨人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小皇帝脚下,发誓唯命是从,任由皇帝驱使。

      皇帝被他的忠诚所感动,任命他为安民护军,令他带着自己的一帮兄弟,暂时代替在家养伤的몭钱有,负责维持施粥现场的秩序㼠。

       小皇帝亲切地拍着ଽ王二楞子的肩膀,说道:“好好干!干得好了朕提拔你当校ꁤ尉、将军。”

      “不用上阵打仗也能当将军?那也太容易了!”

      “你可别小瞧了Ꝟ这差使,要是像你帖想得那么容易,钱有就땗不会被打得在家养伤了。”

      “他受伤䫢了?是谁打得?我找他比试比试去!”这个真正的凶手对自己的罪行一无所知。

      ꈗ王二楞子有一个奇怪的逻辑,唯一赢过他的钱有是不容别人战胜骊的,谁要是赢了钱有,他无敌王巨人就一定要再赢了那人,如此方能维护自己的名誉。

      䏊 此时在冥冥之中已经形成了一个连环套,刘侠卿曾一刀吓住钱有,钱有又一刀胜过王二楞子,而王二楞子曾打得刘侠卿㤰落荒而逃,那么,这三个当世强者谁才是最强的那一个?

      㘀作为一个有道昏君,刘盆子对于几个人之间的打打杀杀毫无兴趣,他只关心赈䭷灾的事能不能办⃋好,他的人事安排是否合理有效。

      “朕的义粥,是给饿肚子的饥民吃的,若是再訓发现有㮀人来蹭食,不管是本地居民还是营中将士,都拿你是问……朕也不会责罚你,到时你就安心与朕精研箭术吧!”

      “不不,我一定好好干,谁敢来吃陛下的白食,我打得他父母都不认识!”王二楞子吓得赶紧表决心,立即走马上任。

      事实证明皇帝쎠陛下选人很准,王二楞子比钱有更适合这个差使,因为两个人的威慑力完颰全不在一个级别。

      和他的前쏺任钱有不同,王护军手里ﲀ没有鞭子,也从不大声吆喝,可这丝毫挓不影响他䙅的威慑力。那雄壮的身躯、醋钵大的拳头、高高隆起的胸大肌和肱二头肌,无不在昭示着他超高的武力值,而脸上돃一栀道长长的疤痕,更为他添了一丝凶狠的气质。

      这样一副战神似的尊容,以೓及퍬打遍青州无敌手的泰山第一猛将的名头,还需要用鞭子和吆喝来为他的⑁战斗力加持吗凔?

      每当王护军顺着长长的队伍向后走去,目光在饥民身上一个个掠过,那些饥民便有些手足无措,有的讨好似的讪笑着,有的则讷讷地低下头,回避着他的目光。

      饥民们怕他,却又盼着他在场,ᤔ只要他在,施粥现场的秩序好得不得了,人人守礼,个个谦让,谁也不用担心有人插队,或者被谁抢了粥去。他就像一尊神,镇住了所有敢于跳出来捣乱的小鬼。就连平时强横媰霸道偶尔来蹭粥的赤眉军将士,见到了둯鼎鼎大名的王巨人ؓ,都不由自主地把手中的碗背在身后,掉转脚后跟悄䡢没声地溜走了。

      低气压持续了几天,直到有细心人发现了王护军的秘密。

      他在偷看。

      王二楞子每天都在偷看一个女人,那是饥民队伍中的一个,郑县本地人㴸,相熟的人都叫她陈家嫂子。

      虽然已有了两个㔳满地跑的孩子,陈嫂依旧很耐看,很多人都ᦻ愿意看她,免不了有胆履大的言语撩拨,甚至动手动脚,她从来都是被挤在队伍中间,前心后背都贴着人。陈嫂羞恼万分,可没法子,貛家里粒米ʉ没有,只有两臃个饿得嗷嗷叫的྅孩子。

      常言道“寡妇门前是非多”,不幸陈嫂就是个寡妇,而且是个姿色出众的寡蕐妇悽。

      自从王护军见到陈寡妇双眼发直的那一刻起,饥民队伍的素质忽然大大提高,浮浪子弟浪子回头,好色之徒色心顿消,所有人都螔变成了正人君子。

      句陈嫂的活动空间大大扩充,前后左右三尺内不见人影,只余她一个人孤零零俏生生地站在那儿,低垂着头,任凭王护军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直到她的耳朵变成了红色。

      嫢 随着这件事成了公开的秘密,赈灾现场的气氛有了根本性的改变,王护军一脸严嵘肃地来回巡视的时候,总有人大喝一声:“陈앚家嫂子呢?今天怎么还没来?”

      这句话就像㲹是一个按钮,随着这一声喊,王护军紧绷着的脸便立即放松下来,就像是快速解冻的面团,由硬梆梆的死硬疙瘩立即变成软软的一团。

      他엳便也含着笑,伸着脖子在人群中东张西望,嘴里还念叨着:“是呢?她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

      方才还紧绷的气㑜氛便一下子活跃起来,甚至有人敢和王护军开开ᢳ玩笑,“只一天没见,王护军便想得不行了!”

      ܬ

      王二楞子丝毫不以为忤,只是搓氨着手ꥈ嘿嘿地笑,“想必是娃儿们贪睡,她舍不ж得叫起吧!”

      等到那个袅袅婷婷的人影终于ࢼ出现,王护军便突然停止了一切动作,两只大眼直勾勾的,再不能는从陈嫂身上挪开。 峞

      这时现场的气氛便达到了高潮,甚至可以说是欢声笑语了,饥民们忘了吃不饱饭的苦恼,只拿这两个人来打趣。

      “咦,刚才王护军不是还念叨陈嫂子么?怎么现在连句话也不敢蟇说簘了?”

      “人家害羞嘛!”

      王二楞子回过神来,故作凶⏞恶地喝道:“ᔜ再೽胡说揍你!”

      可是他这威胁竟丝毫不⟈起作用,众人只是듏轰笑。有人叫道:“王巨㇜人你还往釜里填沙子,不怕硌了䢟陈嫂子的贝齿吗?”

      王巨人便蹬蹬蹬地大步힔跑到大锅前面,把正往锅里填沙的汉子拨了个跟头,“去去去!好好的粥乱填什么沙子?”

      在场的众人因頳为不用吃沙粥,全都高兴地鼓起掌来。因为是借了陈嫂的光,众㴏人便把她和她的鲞两个孩子向前推,“去吧㿅,你先,你先!”

      那美丽的女子馿却不肯去,固执地站在那儿,捧흫着粗碗,低着头。 

      于是两个人便遥遥相对着,一个从不抬头,一直看着自己的脚尖,另一个从不低头羇,只是直勾勾地看美女。

      鎺 王二楞子没有想到,大汉皇帝陛下给他安排的工作竟是如此有趣,让他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