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多和人少

      “嗡嗡嗡ꡥ~嗡嗡嗡…”

      à吴言这段时间第一次睡得这么好。但还是被闹钟闹醒了。

      殭照常叫醒஦一起上课的环然,然后照常先去教室屍占位子,也照常不吃早饭。照常简单的坐在靠后排上课,简单的等⧒待下课。

      寝室三号照常坐在前三聃排,可能윬因为前排每次都有着那个红头发女孩。

      大学课上的老师不会管学生롲在不在学习,他只会担心学生会不㗹会影푡响他上课,毕竟这只是他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而对吴言来说,现在学习就是他的全部……但是这都变了。吴言对将会遇到的一切突然蛳感到迷茫。

      伴随着一阵低沉的轰隆声潗,整栋教学楼近乎像果冻一样抖动了一下,每个人都一下子意识到地震来了。

      蓉城位于华国有名的第二阶梯地震带上,每年几乎都会发ᇰ生一到两次有感地震,这是吴言到这来读书所遇到的第一次。

      ……如果有人能从高处看,就会发现只有蓉城大学教学区发生了明显震动。而这,吴言当然还是不知道的,他只认为这是次简单的地震。

      等到震感过去,吴⯷言从桌底爬出来,刚刚不知道谁踢了他一脚,他的胳膊上有明显的痛感……

      来不及去深究,吴言抱着包,随人流跑出教学楼,他不敢多停留,因为人流不会停下,吴言知道他要是乱停可能就就走不出去了。

      人类求生是本能……践踏只是紧急严肃的行动脛中令人遗憾的意外。

      教室툥狼藉,还有僲几个胆大的学욲生没有马上靏走,朑他们都是蓉城本地的,他们知道既然第一次没有问题,那么后面几乎便没有问题,可以保证安全了。厯

      他们简单的搜索完教室,将长桌、地上遗留的手机、耳机拾走。踫

      教学楼有了较明显的倾斜度,有人欢喜有人忧。

      ᴃ这天上午的ﳊ课不了了之,老师通知可能将在后续安排网课,细心的吴言发现宿舍楼一切如旧。

      ᑥ ……

      吴言感觉麻烦好像越来越近了,原本的生活䵲快结束了,虽然他并不喜欢原本的学习生活,但他对将面临的变化一无所知,未知的可能才是最可怕的。

      憼蓉城大学教学区ᄈ完全封锁

      ……

      就在发生“地震”这天夜晚,教学区没有光亮,乌漆麻黑的同时也没啥声音。夜色沉沉,也不见月亮。空中从远处几点萤火光芒由៏远及近渐渐放大。

      焼 暕 两架重型直升机牵引悬挂两台漆黑的轻型机甲,约莫三米的高度,在黑夜的掩盖下并不能窥其模样。

      直升机的螺ﹰ旋桨声在蓉城郊区的深夜并不能引起什么注意,睡眠是深夜突袭的最大魔鬼。

       但凡事总有意外誾。

      69号寝室,吴言确实早已睡着,但是深夜里熬夜是环然的常态……

      寝室一号,二号,三号床蚊帐床帘都拉的紧紧的,这是当代大学生在集群生活中仅剩的最퓃后私人空间。而四号床的环然并没有搭蚊帐,一是因为暂时没蚊子,二是他认为刭其他三人既然都有了遮挡ᙓ也相当于自己也有了私人空间而且还是极大的那种。

      ꙷ  环然实在是太困了,但是长年熬夜的홒习惯让他薅坚持到了三点依旧没有睡,还在床上玩着手机,平时他可以到五点毫无压力…䂌

      ﯃……

      下床上厕所的环然正好听见了螺祸旋桨的卷动声。在宿舍二楼⤭的阳台刚好可以望见教学楼。

      賛 两台轻型机甲被投放到욆教学区,肩头探照灯在教学楼间投㉃入一圈光明。

      环然试着叫醒室友,却只有浅睡的吴言醒了,一号床和三号床只是翻了个身子继续睡觉。大好的夜晚从来都是人酣睡的寸光阴……

      ࿋了解了刚刚发生的情况,吴言就知道事情开始不简单了……

      “快穿好衣服,我们去一探究竟,然后可以发学校表白墙,题目就鐑叫《深夜教学楼为何频频惨叫》,绝对可以火一把。”环然膣贼头贼脑的低声说着,再配上他有ṷ些肥胖的脸和身子,活脱脱就是个整天在쬶网络上喷人恫的死肥宅兼键盘侠(o^^o)。

      偷偷摸摸赶到教学区,靠着手靪机的光亮。环然在路上雀跃着䔛说刚刚看到的情景,他说两台直升机吊着巨嗊大的漆黑机器人,说这可能是什么춹不曾公开的黑科篿技,或者是蓄谋已久的袭击。

      “那你怎么不说是鮱国家机密呢?”吴言有的没的回着。

      “好像也⃙对哦,那៯我们回去吧,被抓起来就不好了……”环然瞬间怂了。

      츟“来都来了……”吴言虽说是个很守规矩的人,但是也会有好奇心,而又时候也有着常人没有的胆子…뺖…

      将塑料围栏挪开刚好ﱥ可以一个人通过的缺口,两人俯身进入,轻手轻脚。

      ……

      两台机甲是经过远程遥控的,甲内狭小的空间并没有人。所以说也可以算作机器人,只不过机器人可没有机甲的普适性。ݟ

      隔着好几公里的乡村空地上,两架直升机上铺着迷彩。除了两个ꢷ驾驶员在机身不远处观察四周,直升机中还有两人头戴㍱同步仪在操控着仍在蓉城大学的两台机ⱇ甲对教学区进行着全面扫描。

      ……

      吴言走在前面,听到机甲移动的“锵锵”声,赶紧拉着环然往教学楼里躲。毕竟那么高的机甲近楼肯定不容易。 嚔

      ……

      “老大,扫描到两个人,需要解决吗?”操控机甲的其中一人询问,头戴同步仪,看不出面容与表情。

       “能解决就笟解决,㱞不行就不必管了,不要发出较大能量波动。”从另一台直䄊升机里通过耳麦传来섞沙哑平静的声音。

      炪……

      螟吴言两人还在循声找着机甲的方位,而有一台机甲已经通过扫描仪找到了两人,凭借夜色掩盖向一号教学楼一楼一间教室的窗户摸去。

      环然掏出手机,将摄像机打开,准备来张漂亮的抓拍,同时心里也十分紧张,不知道机甲会不会对他们发˾起攻击。

      随着一段较轻的“锵锵”声,一片阴影覆盖了窗Ꭽ户,퇮在两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之前悄然熄灭的机甲욊灯光瞬间打开,吴言两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惊吓。

      这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觲 봍 环然一边“啊啊啊”叫着一边不停拍照。机甲手臂撞到了窗ꬦ户间的墙体,没能立即进入,也没能进行下一步行为。 薡

      吴言拽着环然赶紧往楼道跑去,这憨憨这情况还想着拍照,吴言无语。

      ……哔哔哔~

      “脑电波数据化接洽成功,发现D级探测型机甲,是否进行强行接管。”还未想过怎么操控古蜀数据流的吴言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操作。

      ၱ “接什么管,赶紧跑吧,惹麻烦了…”햍多一事不如蘐少一事,有事不如没事,能不计较就不计较,这是吴言处事的一贯宗旨。

      环然也没注意吴言说什么塜接什么管,先跑﯐回寝室才是正事。

      …… 列

      “抓紧时间扫描退走!”沙哑平静的声音催促,机甲也没뇟有再追,四五分钟后,直升机乌拉㺚乌拉的飞来接走机甲,一切如旧,除了ꥨ被环然拍到⊽的照片已经被他发到了空间。

      到寝室关䞼好门⃐,自然也没有再睡着,看着环然拍的高度曝光发白的照片,机甲胸口白胡子橡皮擦的图案清晰可见……

      夜也恢复平静,环然这晚等于没睡,在空间上进ʃ行了一些浮夸描述后也终于困了睡去ﹾ。吴言脑电波与古蜀数据流的接洽并没有断开,因为他不会……便顺便准备进行一些友好的“学术”交流,再顺便ڀ给它取了个名字——小树。毕竟小数的话有젰点让人껯想起难受的数学。

      眷天蒙蒙亮,清明假期如期到噯来,吴言想着该怎么去接受闯入生活的新事物,走向阳台,没有云彩,也没见太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