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混战

      校长室中的这一群校长们在激烈讨论之后脸上都带挮着一丝莫名其妙的红晕,而且脸上也是止不住的笑着。ᴩ

      擓 䧳 如果说非要来形容的话,䔓那么,现在的校长们的表现就像是以前伊格在电视中ⓐ看见那些家长知道自家的孩子考了满分一ᇷ样的神情。

      那五个到下面,离开了自己壁画的校长也是一脸高兴ﱪ的看着伊格,就像伊格是他们最得意的后辈一样。

      他们五人着伊格后澿,其中一个校长走出蛏来说道Ӈ“伊㧲格,你这个幸运的厈小鬼,这是一种非常珍贵螜的魔果,即使是在我们这么多校长的漫长的人生当中,也只是켫看见了六次而已。

      而且这个果子魔法俇界目前还没有人对他进行分类냕,也没有人知道它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从哪里长出,但我们见到藥过它,礨还给了它一个合适的㜗命名——血炼果䯍,顾名思义,它的作徾用就是来提纯我们巫师体内的血脉的。”貕

      “但是还请注意,孩子这个东西对于普通的巫师是致命的。没有血脉的存在,普通的巫师,强뮍行吃괏下去后只会不断乿地넽燃烧自身的血液,最后成了一具焦炭。”随即另一个校长出来向伊格解释道。

      接着又一个校长走出来道“即使在我的那个魔法鼎盛的时代,在我的一生教学生涯当中我也是只知道过两个例子ﴕ,有本来不算શ太出名的两个巫师他们吃下了这种果子,获得了非常强大喲的魔法和不凡的成就。”

      “吃下这颗果子,你的血脉等级将会直追邓布利多,甚至你的血脉强度还会超过阿不嗵思,可以肯定的是你将来的成就并不比邓布戋利多差,你将会拥有类似全部的隐形兽的能力。”

      舭 这时一个校长走出来,可他的脸上却不像之前的校长一样的微笑着,而是一脸严肃的看着伊格道:

      “伊格我必须要提醒你一下,在我的那个时代之中,我有过燉两个学生吃这种果子的经历,其中闟一个在吃后血气不断地㖆涌出体外,由于我也是第一次经态历,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就以ﯽ为是正常现象,就没鏘有将血液打回去,最终他不幸身亡了。我和院长们都是第一次经历,当时谁也知道这是为什么。

      ༶ 可随后我们对他的身体研究发现,这个果子在提纯血脉的同时,也会将大部分的血液赶出体外,倘若襇不将这些血液收集起来,重新输入回去的话,吃下血炼果子的巫师会会因为失去过多的血液而峜死。

      第二次有学生来找我帮助时,是在我快退休的时候,又有一个学生带着血炼鿎果来问ቆ我这是什么?有烜了第一经历后在我们的帮助下,虽然在经历中有䎕些痛苦,道他最后成功了,得到⧾了巨大的礤飞跃。ိ”

      这时之前獍两个校长重新的占据壁画面看着伊格道:“我们两位就䟡是成功的吃下血炼果的人。伊格你还㟑小,也比我们更加幸运,所以吃下果䖢子你的优势会更大,提纯后的血脉会随着你的年龄增长而越来越强大。”

      可这两名校长䃐突然板着脸看着伊格“需要注意的是,伊格在你吃下这颗血炼果的同时,我们算过你至少需要两名院长以上的巫师,作为你的看护人。

      放心只有吃的猾时候有一点痛苦,但是放心我们在自己身上做过实验,这个计划绝对可行,而且我们也按照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做出一系列的变化的准备ﳻ,我们会让斯内普配出一뷄些其他的魔药来延长这个蜕变期。

      大概需要半年的蜕变期间,除了¦起初的三天턛需要有人看管之外,剩下的半年,只需要静静的等待就行了。”

      㱳然后就在这么五个校长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解下,很快就将这件事情给敲定了䴳下来。

      伊格感觉텩这个就是有经验的好处,这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好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何况在这里有好多好多的经验丰富的老校长们。

      倘若伊格在拿到血炼果之后就这么呆呆的将果子吃了下去,大概也会因为血炼果的副作用而血液流光而死吧。

      퉻伊格道“看起来各位校长们除了平时没事干除了打架和无턷聊之外,还是稍微有那么一貕点用处的嘛。”

      伊格也是看向这些往日中那些没一个正形的校长们稍稍的打趣了一下。

      随即这一群校长似乎受到了挑衅又回复了往日的样子,有的校长来始瞪大了眼ꍚ睛,在怒斥着伊慳格“没有礼貌,不尊重师长,我们只是平常讨论的逸激烈纜了一点而已。”

      ﳕ“弑如果你是我的学生,툔我早就将你挂在灯上了。”

      “目无尊长,给我去将霍格沃茨的校规㫡抄一百遍,抄不完不许吃饭!”

      “就是,就是”X33

      这时邓布利多也是插了进来道:“行了,行了,各位校长们讨论就讨论到这里吧,伊格早点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就来将这个果子쟖吃下去ᆐ。

      你不知道那些纯血家族的巫师对于能够提升血脉的东西有多么的渴求,若是知道你手中有这么一颗血炼果即✖使是你在霍格沃茨,他们也会不顾一切的攻打进来。”

       ᪧ 听到邓布利多的话后,伊格在简单判断一葘下之后就做᧺出决定。

      伊格道“邓布利多校长,瞁这个ﬖ血炼果我就放在쉑这里了,我先去回去调整一下状态,明天我就来吃렻下它。”

      随后伊格就将果子放在了校长室里,就这么起身轻飘飘的离开了。

      “这个孩子似乎很相信你。”那个满头白发胡子飘飘的校长,这时也是离텨开自己的壁画走了下﹒来,就这么看着邓布利多说道銻。

      邓ꩦ布利多依旧笑呵呵道:“是啊,伊格他在他没有觉察到自己是预言师之前,还在很小的时候就相䈀当的有决断力。

      从他的安娜阿姨记忆㝭中,我看到了他似乎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即使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孩子,但仿佛早就将他븚的未来人生给规划好了。真是一个奇怪的孩子,要是哈利也像伊格一样该多好啊。” 굨

      然后邓叾布利多也只是仔细地观赏着这颗血炼果,自言自语道:“也许未来并不像훰我操心的那么严重。”

      走出校长ዙ室的伊格,还是这么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闲逛中的伊格,也是在心中叹了长长的一口气想鹛着,我怎晜么感觉我的未来又重新变得麻烦起来了呢?

      随后也有些心烦意乱地来到了礼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