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术

      “你要怎么做?”张堕好奇道。

      賢虽然温义一路上信誓旦旦的说他有办法,可是张堕心中不知为何还是有些打鼓。

      蛋见到张堕发醓问,温义并没有回答,而是从他的储物袋内掏出来一个袋子。

      打开袋子后,只见里面竟然都是青一色的红色果子,这些果子的大小跟樱桃一般,色泽鲜艳,看上去还挺诱숳人的。

      ᫭ 橁“证这是什么?”张堕看了看这叡一袋子的红ꅦ果子,对温义问道。

      “这是ఐ我闲暇时炼制的烛果丹,用来给火系修士增进修为的。我想这些小鸟对这个应㬆该会很感兴趣,不过我得处理一下这些丹药。”

       温义说完,一脸坏笑的朝着那些盘旋在空中的银嘴火雉鸡看了一眼。

      众人一看温䫤义这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是要做什么缺德事了。

      就见温义掏出来一个一尺多高퐈的的小丹炉,放在了地上。然后将这些烛果丹放了进去,有从身上掏出来一个装满了白色粉末的造瓷瓶,打开瓷瓶后将瓷瓶哅中的ᆐ粉末也倒了进去。

      “二师兄,我要炼制一下,你帮我把炼丹的波动给隐藏一下。”温义盘膝而坐,然后抬头对着白宫尚说道。

      白宫尚点头,示意温义放心,然后就看到䨁白ﳔ宫尚双ູ手掐诀,一股奇异的波动出现。那些飘在谷内㭰的雾气开始缓缓的朝着他们藏身的地方聚集过来,然后雾气之中扭曲了一下,⅘便没了动静。

      那些盘旋在天煒空宋的火雉鸡以及站在岩壁上的火雉鸡头领,并没有注意到距离它们几十丈⛁外的一处岩石背后,飯竟然有人在打它们注意。

      头顶上有三根红色羽毛的火雉鸡头领,时不时的詀发出一声鸣叫,而那些盘旋的银嘴火雉鸡在听到它䶍们头领的鸣叫后,便会发生一些变化。

      츿 有时候会突然有几只银嘴火雉鸡朝着那赤炎巨삦蜥俯冲下来,用它们锐利的爪子抓在赤炎巨蜥的鳞片上,留下一道道淡淡的抓痕。

      鼎 有时候却是连续不断的对着赤炎巨蜥喷吐火球,惹得赤炎巨蜥愤怒嘶吼。

      就在这双方一直处于周旋的某一刻,在岩浆深坑外的某ꐾ一处,那里的地面略微的扭曲了一下,然后突然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颗颗色泽鲜艳的红色果子。

      这些果子散发着一股特别的味道,在这灼热的空气中散发出来。☮

      鿂随着味道⤈的扩散,那一直站在岩壁上指挥众银嘴火雉鸡的火雉鸡头领突然看向了某一处的地面,那一双眼睛里露出了人性化的⌙疑惑。

      而也正是此刻,那鲂些盘旋在天空的银嘴火雉鸡群,一个个都怪叫起来,然后便不顾一切的㝊朝着一处地方飞落下去。

      愈它们飞落的돡地方,正是那些红色果子出现的地方ꡘ,这些果子对它们造成了巨大的诱惑얎,让它们不顾一切的飞过来,抢夺起来。

      “啾...”

      쾉就在玿这一群银嘴火雉鸡争抢红色果子的时候,那站在岩壁的火雉鸡头领发出一声尖锐的啼叫,那些火雉鸡一个个都浑身一震,清醒过来,然后扑棱着翅膀重新飞上了天空。

      只不过,饠地上的红色果子已经被这些火雉鸡吃的一干二净。

      重新盘旋在天곖上的火雉鸡,依旧在火雉鸡头领的指挥下,重复着先前的骚扰和对赤粄炎巨蜥的骚扰。

      킄“六师弟,你刚才倒进去的那些白色粉末是什么啊?为什么一点效果⪺也没有啊?”石明灵看到吃了红色果䄵子后还在天上飞着的火雉鸡,有些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道。

      ꉼ“你们安心的看着吧,好䪖戏才马上要开始了銠!”温义给了众人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便一脸奸笑的继续看着那两方뽓的战斗。

      于是众人又安옫静的看着赤炎巨蜥与银嘴火雉鸡的缠斗,等待着温义口中所说的好戏。

      봅半个时辰之后,一只银嘴火雉믲鸡的肚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奇特的响声,紧接着뭵一股白色的液体状便从那火雉鸡的臀部喷射了出去。

      “开始了!”

      温义看到这一细节后,眼睛一亮,连忙对众皑人兴奋的说道。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股又一股的白色液体状物从那一只只火雉鸡的屁股喷⿓射开来䒋,宛如下붻起了一场不明白色液体的雨。

      “噗噗噗...”

      然而,这只是刚刚开躚始,这些⠼火雉鸡的肚子不断地发出“噗噗”的响声,那些白色液晲体状粘稠物质便不断的从它们的肚子里排泄出来。

      有些喷洒在了附近的岩壁之ﺹ上,有的落进了翻滚的岩浆后瞬间烘干消失,还有一些则是倒霉朝着那赤꒛炎巨蜥而去。

      那火焰巨蜥看到厁密密麻麻的白色粘稠之物朝自己而来,连忙挥动尾巴,想要将这些黏稠物扫开,可是事实未能如它所愿,那些粘稠物被它一扫后,有一铤部分被扫开,有一部分粘在了它的尾巴上,还有一部分则是飞溅在了巨蜥γ的身体其他部位。

      在扫到这些粘稠之物后,那赤炎巨蜥明显的愣了一下,那长长的信子伸出嘴外,似乎是想要分辨一下这白色之物究竟是什么东西。

      可是当它的信子伸出来以后,却见縷赤炎巨蜥的眼睛里突然冒出了ꃺ一股怒火,紧接着嘶吼一声,㵤便暴怒的朝着空中喷出了一道火焰。

      缰 一只银嘴火雉鸡因为自己这不受控制的腹泻,而一边惊恐的尖叫着,一边慌乱的在空中飞行者。好巧不巧的,却是被那赤炎巨蜥的一道火焰正好击中,顿时全먔身被火焰包裹,在空中打着旋的朝饹着一边的地面㨧坠落。

      落地之后,挣扎了几下,ᱨ便任由佭那火焰燃鋝烧着,还伴随着一股焚烧羽毛的恶臭,以及恶臭之中还有一股肉香。

      噄 天上的银嘴火雉鸡都一边发着惊恐的尖叫一边到处拉稀,就算是那火雉鸡头领的厉声鸣叫也不管用了綦。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银嘴火雉鸡拉稀越来越严重,几乎已经到튳了停不下勁来的地步。

      㚩张堕等人此刻瞞已经傻眼了,从未见过鸟屎像下雨这般恐怖的场景,到处乱飞的淒火雉鸡自然也照顾了隐秘在岩石后的众人。

      此刻他们藏身쨜的岩石上,已经有了十几处白色的粘稠之턝物,甚至差点産溅到了这场拉稀之雨的始作俑者本人。

      这一场拉稀的壮观景象,一直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然后这些银嘴࿲火雉鸡因为虚脱,都落到地上,扑棱着翅膀站不稳了。

      然而,就算是这些火雉鸡已经拉虚脱了,可是它们的屁股依然还时不时的ཧ喷出来稀稀拉拉的白色粪便,一只只火雉鸡大张着嘴趴在地上,看上去都一脸生无可恋。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