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你是我的太阳

      白玉藕丝的事情,v让城中百姓感觉댌到了一丝惶恐,毕竟在他们看来,皇帝的做法未免땈太过决断,连ૈ调查都不调查就直接将人满门抄斩。

      对于同样是普通人的老百姓而言,自然会感觉惶恐。

      而这一次皇㉦帝的做法也基本上让林久确认了皇帝就뱁是另榱一个隐藏玩吇家的身份,那么头铙疼的事情鲖来了,他可以用各种办法躲避皇帝的猜疑,让其转移注意力。

      쀣那么他又ු有什么办法,能让皇帝淘汰呢,这可不是谁家的公子哥想见就能见,皇宫里的重重守卫⚴可不是开玩笑的⠕。

      黅 想到这里,林久不由叹了口气,他一人坐在院中,喝蜹了一口杯中清甜的美酒,抬头朒看着空中的繁星。

      雥 ......

      方府。

      府中所有人都知道,大少爷和三少爷相互不对ﵛ付,但是最近他们两个人却颠覆了众人的认知。

      ﬓ 平常看见对方都忍不住要挤兑对方几句的两位少먰爷,如今竟然同出同入了。

      抛 而且看起来,两人似乎相处十分融洽的样子,府中众人都在传两人已经冰弃前嫌了。

      这还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峇听着府中那些个丫环小厮交谈ꢬ,林久暗自摇头咐,哪里有什么冰弃前嫌,所有的一切只不过都是利益罢了。

      傃硫城位于胡国与夏国的边界,紅常年战事四起,最近这一段时间,胡国大肆进攻,硫城已破,皇帝从朝中派了新的将军前去支援쎐,暂时也算是稳住了局势,阻止了胡国的进宫물。

      另一边,皇帝며则命人大忳肆修建船只,组建了一批人员,乘船前往大海另一端的西方国家,希望能够寻找到来自其他国家的新型武器。

      而方家主营的就是船只制造,皇帝给出制作船只的时间十分紧迫,所以方绫和方盂最近才龎会퉎短暂言和,一起联手赶制船只。

      想到这里,林久并未有多ꂩ余的动作,只是自顾自的往府中的一处院落走去。

      那是方毅的三哥方盂的院落。

      方盂的院落布置的十分絛精致,就像方盂本人一样,去哪里是一副精致的公子哥形象。

      “六少爷,我家少爷还未回来。”

      罯 说话的人是方盂院中的奴仆,此时正站在林久面前,同林久说着话。 셚

      林久坐在桌前有些惊讶,他抬头望了望已经快要落下山硷头的太阳,没ӊ一鵤会就继续道⣊:

      “既如此,那我便在这等侁等三哥吧,刚好尝尝三哥院中的茶水。”

      ᚐ 时ᒛ间一点一滴过去,待天完全黑了,院外才传来了稀碎的脚步声볭。ꊼ

      林久放下茶杯,转头望去,才看见了顶着月色回院的方盂。

      而方盂看见坐在桌前的林久显然也是一脸诧异ᥗ。

      他边朝林久走去边说着话。

      “六弟,你怎么来了?”

      早在几个月前,眼前的方盂便暗地里找过林久,想要拉拢林久,湀而对于方盂伸出的橄榄枝ᏺ,林久十分乐意的接受了。 矒

      毕竟在这方府中,有个靠山总比没有要好。

      当然,这方盂也不是什么大善人,▐他其ض实是看中了涢仙龟庙。

      ⑑ 别人不知道,只当林久是真的将仙龟壳捐出去了,但是♀方盂Յ却一下子就明白了林久和仙龟庙之间的弯弯绕绕。

      所以没过几天他就找到林久줟,想要将其拉拢。

      在方ឰ盂心里,府中즮的众多兄弟中有本事的没几个,原本就是他与大哥方绫之间的斗争,如骨今却多出了个方毅。

      둯从仙龟庙这件事情上,方盂便看出了方毅并不쿅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若是能将其拉拢到自己这边,说不定自己会多出一个助力。

      看着自竊己面前的略显疲惫的方盂,林ꡨ久淡淡一笑:“自然是有要事相商。”

      “什么?”

      “你要去固臼城?駤”

      “那可是荒蛮之地,六弟你想清楚了?”宎

      寂静的院中,突然响起了方盂还算大的说话声,此时的他正看着林久,脸上带着不解。

      뒴林久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是的,我此次前来就是与三哥商量前往固城的事宜。”

      “听闻三哥在固城有几处布坊,此番前去倒是可以为三哥代㹞为打理。”

      徏 林久的话方盂听懂了,一下子就明白了林久的意思。

      这哪里是真的想帮他代打理布坊,而是想要那几处布坊罢了。

      方盂看着眼前的林久핐,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了然一笑。

      “那蹃几处布坊也不值几个钱,六弟也别说什么代打理了,你此去固城人生地不熟的,那几处布坊就当三哥给你的✐践行礼了。”

      “只是不知六弟为何要去那固城?”

      林久从桌前起身,看着方盂的眼睛,慢慢说道:“自㎙然是为了父亲的病而去。”

      “听闻固城的固云山上有一味灵药,可治百病,我想去寻寻。”

      方盂看着面前一脸平静的林久,心下开始思索,他是穽真的要去给父亲寻药还洒是另有目的。 걄

      不管其是为何而去,只要不妨碍到他就行。

      不过,那固城ﺒ中的布坊可不是白给的,想到这里,方盂再次开口。

      ꑣ “六弟倒是有心了,只是我原本还想同六弟商量在仙龟庙里开个供人进食的斋饭厅。” 

      “六弟这一走……” ꩍ

      橯林久自然知道方盂的意思。

      䌍 他们方家是商贾㧃之家,商人重利,他现在虽然与方盂站在了乱方绫的对立面上。

      但是他用这种空口套白牙的方式将方盂固城的布坊给要去,方盂曅自然得从他这得到些好处。

      而仙龟庙中确实也缺个供人吃斋饭的地方,让方盂去做这个事情,也算是肥水不留外人田了。

      想到这里,林久଺如此说道:

      綢“这事简单,只要过几日我和文凯兄说一声便截是。”

      听着林久的话,方盂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

      ↹最近事情颇多的翼城,在沉寂了几天后,竟出现了一起流言。

      传说,上古神帝死后的一只胳膊化成了一块玉石流落人间,后来被世人䝶发逵现,将其打磨并取名为万灵宝玉。

      而得万灵宝玉者,得天下。 Ꙧ

      本来众人一开始也就听听,却不想这流言连皇宫里的皇帝都被惊动了。

      皇帝连忙下令不许百姓议论此事,这一举动,倒真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一时间这个流言便越传越广。

      而将这个流言传出的不是别人,正是林久。

      林눽久在得知自己的对手是这个世界的皇帝后䨍,便认真想过如何才能将其淘汰。

      但想来想去쯳,貌似只有将其从皇位拉᥶下来才有戏。 俿

      既然这个万灵宝玉他找不到,那就让天下那些有想法的人去找詩吧,对于他来说,只要万灵宝玉不落入皇帝手中,一切都好说。

      而且通过这种方法,说不定可以让这表面上看起来还算安稳的国家,掀起一番风浪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