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毒什么情况

      㯨得了丹书之后,陈念之迫不急单的想要提升炼丹术謊,也不愿意在余阳坊多待了,次日一大早他就离开了余阳坊。 リ

       回到灵洲拳湖之后,他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将这本丹书详细的学习了几遍之后,开始动手炼丹。

      本身㧤他天赋秉异,对炼制回气丹已经有些底气,如今得了前辈丹书之ㆯ后,ދ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把握。

      챽 此次炼制回迧气丹持续᜾了三天时间,前两天的盽熬炼丹液相当顺利,他以温火熬炼药材,足足炼出了六份丹液。

      一直到第三天的时候,坐在蟃丹炉前的陈念疐之露出了凝重之色,眼下丹液精华熬炼出来,已经到了凝液成丹핎的关键时刻。

      “成败与삣否,就在这一刻了。”鮸

      ꅥ 陈念之一声低语,催动炼丹手法凝丹,随着丹炉颤动,六团丹液中的三团化成了烟雾。

      他也顾不樒得心疼,专心凝液成丹,最终有三颗丹药凝练成功。

      陈念之急忙催动真气,将炉盖掀开,然后就看到三枚晶莹剔땯透的丹药飞了出来。

      “成了!”

      一把将三נ枚丹药︪抓住,他露出满脸喜色。

      袪 第一次炼制一阶上品丹药,竟然就成丹三枚,结䡎果出솣乎了陈念之的预料。

      寻常人初次炼制一阶上品丹ꈻ药,成丹率大多数都只有一两成而已,他本以为自己能炼出两枚就是意外之喜箨,没想⩛到竟然一炉炼出了三枚。

      “一炉成丹三枚縖,虽然跟运气有几分关系,但也代表着我积蚶累已经很深了。”

      “以我的炼丹术,再多炼几炉上品丹药,应该就能远远超过青孟叔了。”

      陈念之淡윱淡自语,他看过陈青孟的笔记,大概能敛看出陈青ȫ孟的水平,팰大概跟他相差无几。

      炼完回气丹,他的修行继续平静了下来。

      往后的时间里,他每日吞吐鸿蒙紫气之后,就是一边淬炼自身经脉,一边提升炼丹术。

      偶尔弹弹琴,喂喂灵鱼紫雁,种种灵花养养灵草,日子过的平静且安宁。

      一直到两个月后,陈念之正在喂养刚破霊壳的第鷡二窝小紫纹雁,就看到天空中一个黑鹰飞了过来。

      撩“传信鹰。”

      ꍊ 等到传信鹰落到身前,他一硙把摘下鹰抓上㖧的信件,看了一眼之后,面色凝重得┗收了起来。

      “青辕⫪山那边出了什么事吗?”

      弞陈长㍖衍抓了一把灵米喂묄鹰,⢻看他神色有异,忍不住问道。

      陈念之点了点头,逗弄了一䮢下眼前的小閯紫纹雁,然后说道。

       “青阳宗那边传来的消息。”

      “青줛元叔传了一封信回✸来,家族让我回去一趟商议一下。”

      “青元。”陈长衍神色微微ᜐ一动,露出了几分欣喜之鲼色:“难道他拿到筑基丹霸了。”

      “具体情况信里没说,还是碫要回青辕山才能知道。”

      陈念之拍了拍手,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否则三长老不会让他回去商议。

      ⤿ “看来퀲还是得回一趟青辕山,这段时䬹间顐的땀灵洲湖,有劳您替我照看了。”ꐦ

      焦 老叔公点了点头:“有我在,这里你就ᷪ放心吧。”

      “……”

      陈念之回到青辕山烡的时候,发现除了坐镇平阳镇的大长老꺤之外,家族的高层都已经到齐了。

      龄 族务大殿之中,二长老陈清河、三长老陈青浩、四长老陈青缘,五长老陈青婉再加上陈念之在内五个练气九层长老全部都到了。

      三长老看到陈念之,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既然∤人都齐了,那我就说说吧。”

      “谙前不久,青元从青阳宗托人传回来了消息,说是青阳宗堜不久之前炼制了三炉筑基丹。”

      众人闻言,纷纷都露出了欣喜之色。

      青阳宗每隔十年都会炼制一批筑基丹,每次大约会炼制̞三五炉,这也是青阳宗练气修士最大的机缘。

      ꌊ 二长老陈清河一扶长须,大笑着说道:“咱们青字辈,还是青元ꔮ仙缘最好啊。”

      陈念之静静的听着,作为家族长老,他很清楚众人欣喜的原因。

      因为这楚国大㚵宗댇青阳宗,欠陈家一枚筑基丹。

      这事还得从六十年前说起,六十几年前的妖兽之乱爆发,楚国大宗青阳宗为了抗击妖兽,征召了楚国境内三州的修士参战。

      袽当时为了让人族修士摒弃前嫌,齐心协力对抗妖兽,青阳宗跟各大仙族和散ۂ修在青阳山定下了一份契约。

      ⷂ 按照契约规定,此次战斗所有的收获,包括妖兽材料和内丹,都由青阳宗统一分厶配。

      릠 战斗结束之后,青阳宗会将这些材料炼制成法器媀和筑基丹,按照战功分发给参战的修士桍。

      在这个分配的过程中,ʱ青阳宗得了利益的最大㈅头,自然也頵要负担起战斗的损失。

      所以契约之中有特别的规定,如果战斗中有筑基修士战死在妖兽口中,那么青阳宗必须要给他们身后的家族补偿一枚筑基丹。

      这一条规定,也是为了防止筑복基修士们贪生怕死,以至于出工不出力。

      而这一ම纸契ة约,后来也就被楚国修仙界称为青阳之盟。

      青阳之盟本质上都是好的,但是在利益面前有些人总是会打ﶘ起小心思。

      当ꭙ初那一战,陈氏仙族精锐一夕丧尽,不仅两个筑基修士都陨落了,连紫阳Ꮃ玉都下落不明。

      这么大的损失让人简直难以接受,可是青阳宗却以没有人亲眼见到他们是被妖兽所杀为借口,规避开了青阳之盟的条约,拒绝支付他们筑基丹。

      当时包括陈氏仙族在内,有七八个仙族都因此吃了大闷亏,从此一蹶不振。

      这件添事情当年闹得很大,十几个筑基仙族害怕唇亡齿寒,一起提出了反对意见。

      后来还是天墟山姜老祖过问좍,青阳宗才松了口,表示愿意补偿一半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从那以后姜老祖߁在楚国地位直线提升,鶅许厱多仙族散修都是敬她胜过青阳宗。

      言归正传,青阳宗答应补给陈家礱一个筑基丹,但是却要求使用筑基丹的人必须从小拜入青阳宗才行。

      为了这枚筑基丹,家族只能忍痛让青字徐辈天赋最高的陈青元,自幼就拜入了青阳宗。

      陈青元是火土相生双灵根,修行速度仅次于天灵根和异灵根,他天赋秉异,早在二十九岁的时候就突破到了咄练气九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